娱乐新闻《别告诉她》:从“小猫”到“猫奶奶”

娱乐新闻 2020-02-14152未知admin

  她向记者透露,美国方面也有和团队要约请她拍电影,或许她还有机会出现在漫威中。

  中国奶奶在美国火了。

  凭借《别告诉她》这部片子,今年76岁的获得了第24届圣迭戈影评人协会最佳女配角、第45届影评人协会最佳女配角亚军,并入围了第25届美国评论家选择、第35届美国等项。该片的女主角奥卡菲娜也于近日夺得金球最佳女主角的称,成为该项首位亚裔得主。谈起这部大受欢迎的电影,奶奶连连摆手:“低调,低调,只是参与参与。而且是有望提名奥斯卡最佳女配角,别忘了有望,那还隔得很远。”

  《别告诉她》将于1月10日在国内上映。在片中饰演的是一位罹患癌症的奶奶。这个角色和蔼可亲,总是笑容满面。但她同时也有、的一面,对于孙子的婚事,她固执地亲力亲为。对于自己的健康,她总是一个人去医院看病,并向孙女传授可以“排除浊气”的养生“哈哈操”。从生病出发,影片实际上呈现的是东西文化碰撞下的一次家庭寻根之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第一次参与国际化的电影团队。初次亮相就得到这样的好成绩,奶奶表示很惊喜。因为比弗利山的颁季放映会,她第一次去往美国,并接受了数不清的采访。“结束之后,观众围着我握手、、拥抱,我才真实地感受到这部影片确实是在美国大火了。”接下来她还会因为金球再一次去往美国,在现场她遇到了“小李子”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和劳拉·邓恩。她向记者透露,美国方面也有和团队要约请她拍电影,或许她还有机会出现在漫威中。

  奶奶从16岁开始接触表演,到今年刚好60年。在这一甲子里,她从话剧演员出发,经历了电视时代、时代、剧集时代,再大银幕。表演的或许是从小学时期就结下的,今天的奶奶还记得那个场景:“学校汇演时,别人都说未来要做工程师,来要做医生,而分配我的那句台词,就是我将来要做一个的演员。”

  时针拨回到1960年,16岁的被同学领着站在话剧院的门口。当时剧院成立才仅仅三年,没进过所谓的科班,也没有理论基础,就稀里糊涂地参加了面试。考官给她讲戏,刚念了一段台本,她突然就哭了。这场突如其来的“哭戏”让考官看到了的,她也由此得到了一个爱称,叫“小猫”。

  后来的“小猫”,从老师身后亦步亦趋的学徒做起,在舞台上跑过龙套,也坐过马拉大板车去农村演出,并逐渐成长为话剧院的当家女一。辉煌时期,话剧院曾经与人艺、上海人艺、辽宁人艺一起并称为中国四大话剧院。也收到了数不清的来信和采访邀请,还曾与剧组一同到希腊演出。

  70年代,中国步入电视时代。那时候还没有电视剧的概念,都是两集、四集的短篇幅。也有幸成为了最早一批进入电视剧行业的线年,长篇电视剧《年轮》,这部描写东北知青聚散离合的连续剧迅速引起强烈反响。在其中饰演王小嵩的妈妈这个角色的也成了知青红人。如今她再回,那些60岁的知青见到她还会和她合影,亲切地叫她“王小嵩的妈”。

  最近也频繁地以“奶奶”身份活跃在荧屏里,她最为年轻观众了解的角色,还属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里的“王老太太”一角。这个偏宠康姨妈的反派角色虽然出场时间晚,却给观众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从“小猫”,到“猫姨”、“猫奶奶”,在舞台和镜头前塑造了或,或张扬,或温柔,或厉害的各式角色。但最让人动容的是她一直对表演保持着简单而纯真的热爱。谈到自己的退休计划,温柔地说:“我是这么想的,只要我记忆力还好,身体还能承受得了,我都要接戏。在我这没有说我累了,我要歇一会儿,或者这个戏太多、太累,我不接,我还没有到这个份上。”

  界面文娱对话

  界面文娱:《别告诉她》在国外颁季表现不俗,那些观众的反应怎么样?

  :我还没看,不过国外有几个朋友给我发来了微信,说看了这部电影好,你演得太成功了。我就以为这是鼓励我,因为我想象不出有多么成功。结果美国发来邀请函,一天安排三四个采访,我才真正地感受到我在美国是真受欢迎。

  那些观众结束之后围着我握手、、拥抱。有一些好莱坞的派对,虽然来的明星叫不上名字。但他们都特别亲切、真诚。他们握着我的手,含着泪说你演得太感人了,一个个地又跟我。我才真实地感受到这部影片确实是在美国大火了。

  界面文娱:您也在美国大火了。

  :这个奶奶为什么让他们那么喜欢呢?我总结来总结去,确确实实是因为美国在亲情方面比较淡,这部片子主要写爱、亲情,传达了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孝道,确实打动了美国观众。所以我也跟着火了。

  界面文娱:您在美国这么受欢迎,有没有收到一些国外的片方邀约?

  :好像是有,有个记者还问我,能不能和演《闻香识女人》的男演员阿尔·帕西诺合作。我说那太好了,在一起照个相就满足了。刚才我女儿也说,好像是有人跟她说起过,看完这部片子之后,美国方面的也好,团队也好,好像又要约请我拍一些片子。

  界面文娱:您家里人也都是从事演艺工作的吧。

  :都是,我大姑娘一直搞电视剧组的外联制片,我大姑爷是的话剧演员,在电视剧组里做副导演,也演戏。二姑爷在东北来说还比较出名,叫李文歧,他净拍《报国忠魂之杨靖宇》一些正能量的戏,还有代表东北风格的影视作品。我二女儿现在不演戏了,跟着我当助理。娱乐新闻娱乐新闻我大外孙子现在是在中国煤矿文工团,他是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,就在中国煤矿文工团工作。

  界面文娱:家人看完这个片子有什么评价吗?

  :这不是看到了国外的宣传,他们也没想到。但是家里人都说尽量低调,别觉得了不得。其实很普通,演员演个戏很普通。有时候哪个影评人协会提名或者得了,他们都说低调、低调,总是劝我低调。

  有时候朋友见面,或者发微信也会恭喜我得大。我马上说不是得大,只是参与参与。而且是“有望”提名奥斯卡最佳女配角,别忘了有望,那还隔得很远。

  界面文娱:这好像是您第一次参与比较国际化的团队,娱乐新闻当时是怎么接触到这个项目的?

  :当时就像平时接受对方约请一样,这次也是经朋友介绍,但可能因为一些条件没有达成。隔了一段时间之后,又有一个朋友把我推荐给导演。她就亲自给我打电话,讲了她家真实的故事。我当时很,你看这么年轻的孩子,对老人那么孝顺,所以我就接了。

  界面文娱:拍摄的时候团队比较化,您有没有什么文化上的差异需要克服?

  :还是有的,但是咱们不是说中国的团队差,不是这个意思。这个团队我最大的感受是,他们的工作没有那么拼命,都是有规律的。比如说我这个星期工作6天,那么周日必须休一天,咱们国内是没有的。休一天要多少钱,咱们也得考虑。

  另外这个团队特别敬业、认真,而且都特别谦和,互相尊重、友好,都是很客气的。所以拍摄的场面、气氛都特别和谐,也比较顺利。很快就拍完了,大伙都心情挺愉快的。

  界面文娱:导演在要求上和您平时参与的项目有什么不一样吗?

  :有不一样的,因为这个故事是导演王子逸亲身经历过的,她写的本子,所以她特别熟悉。我和性格又有差异,所以她总是很温柔地提醒我,尽量的让我强硬一点。

  因为她让我拜访了,所以我也有那个感觉。但是她总觉得我太柔弱了,在表演上总是笑呵呵的。她说该强硬的时候就强硬,该的时候就,我理解她的意图。另外我也感觉到她对的了解,对的爱。

  界面文娱:您看到的时候是什么样一个情景?

  :她当时跟我们说千万别提这个事情。

  界面文娱:现在还不知道吗?

  :现在知道了,我到美国之后,她告诉我知道了,所以家里都挺慌的,我也没好意思多问。当时还不知道,只是告诉她我们要拍电影了,有一位奶奶要来拜访你,看看你。当时我见了她之后,她特别热情,特别乐观,领着我去参观她的间,让我看她年轻时候的照片。她还喜欢拉小提琴,一看就是典型的中国式奶奶,热爱生活、乐观、热情、善良,真的挺的。我没有感觉到她生病或者什么的,所以我就觉得不告诉她是对的。

  界面文娱:那和奥卡菲娜呢?我看她在片中普通话也不是特别顺畅。

  :奥卡菲娜开始的时候有距离,因为语言也不通。她在片场休息的时候,经常给打电话,因为她是韩国和中国的混血,她跟也是用不标准的汉语讲话,我都听到了。她还让我跟视频,我就觉得这个孩子确实是有爱心,懂亲情,所以逐渐地拉近了距离。

  另外她在现场还挺诙谐,挺幽默的,经常喊几声不标准的汉语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,既活跃了气氛,也减少了紧张。

  界面文娱:电影里面这个奶奶是不是和您以前演的还挺不一样的?

  :我演了40多年的线来年的影视,可以说是的,张扬的、温柔的、厉害的,各式各样的奶奶都有。这个人物还是跟我的性格有相似的地方,善良、热情、乐观,愿意照顾别人,愿意付出。但是奶奶的那种自信和我确实是不足。所以在拍戏过程中,导演总是提示我。

  界面文娱:您平常在生活中的家庭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

  :我大外孙子叫史泰龙,小外孙子叫李小龙。大外孙子叫我,小外孙子就叫我叫小猫。因为我16岁进话剧院的时候挺乖的,总是跟在老同志身后,像跟屁虫一样,所以给我起个名字叫小猫,现在就叫猫奶奶了。

  所以家里跟我也是这种关系,我管史泰龙叫大龙哥,管李小龙叫小龙哥。因为我从小也没啥主意,在家里总是征求他们的意见。

  界面文娱:“小猫”这个爱称是怎么来的?

  :我16岁进话剧院,那时候也是稀里糊涂一个同学领我去试试,一下子就考上了。当时我没进过科班,也没有什么理论基础,也不会言谈,总是爱笑。人家还没咋的,我就先哭了,所以挺温柔的,大家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,叫“小猫”。这个名字延续了60年,我今年76,整整60年。

  界面文娱:我听说您当时是话剧院辉煌时期的当家女一。

  :反正是辉煌过。小的时候跟着老师学习他们的一招一式,老师手把手地教我怎么演戏,怎么。他们不管演群众角色还是演主要角色,都是那么认真,一丝不苟,还跟我们年轻人一起搬景,一起拿道具,大事小情都是互相帮助,跟着一起洗演出的服装,这我都看在眼里,我也付诸于行动了。这60年来,我一直是认认真真演戏,踏踏实实,所以老师、导演都挺认可我的,逐渐就演主角了。我是女一,我爱人是男一,每个戏都是这样。

  界面文娱:您和爱人是在戏里面结缘的吗?

  :也有关系,我们第一个戏是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,他演童阿男,我演林媛媛,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是男一女一。后来就到《与爱情》、《青春之》,还有《保尔·柯察金》,就类似这样的戏,都是男女一。那时候确实辉煌过,观众也好,也好,采访、写信都很多。我们还到希腊去演出,他演国王,我演。

  界面文娱:16岁的时候考进话剧院,当时是怎么一个情况?

  :说实线岁的时候就是一张白纸。小学的时候经常有学校汇演,你们也有吧。别人说我要做工程师,我将来要做医生,而分配我的那个,就是我将来要做一个的演员,这可能就是歪打正着吧。

  当时我同学看到话剧院,就把我领去了。那考官就跟我讲戏,说妈病了,你放学了之后把炉子捅开,把药倒到罐子里,喂妈喝药。讲着讲着我就先哭了,考官就说我挺好的。其实也没准备啥,就多念一段课文,就这么样就考上了。

  界面文娱:不做演员的话,可能会做什么工作?

  :不做演员,我还是想做一个医生的。因为治病救人嘛,我这个肠比较软,总愿意助人为乐,或者说救死扶伤。不过那个台词没分给我。

  界面文娱:在话剧院的时候,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经历?

  :比较深刻的就是我们和老师一起到去演出,说实在的,那时候农村的文化生活是比较匮乏的。我们到农村都是用马拉的大板车,马辕子卸了,几个大板车拼到一起就是舞台。再立几个柱子,拉一个简易的大幕,上边挂的全是煤油灯,有时候还要顶着小雨。

  自己去搬景,自己去拿道具,再加上蚊虫叮咬,那时候是很艰苦的。但是农民都从几里外跑过来看,每个人夹一个小板凳,跟着我们台上一块哭,一块笑,反应特别强烈。所以我们就感觉农民真是需要文化生活,作为文艺工作者,你就得为工农兵服务,所以我对那时候的印象到现在还挺深的。

  界面文娱:现在这种下乡演出的机会好像还挺少的。

  :对,因为现在农村也好了,有俱乐部,有小的文艺团体。我早退休了,可能他们有时候也要下去。但是这时候条件好了,有文化宫,有俱乐部,不像我们大板车、煤油灯,好多了。

  界面文娱:您当时经历过十年那段时间吗?

  :有啊,十年我们基本就没演戏,之后才开始演。

  界面文娱:那阵应该还挺年轻的吧,正是好时候。

  :那时候是正年轻的时候,我也就20多岁。但是那个时候比较严格,出身好的演戏,出身不好的都受点影响,所以一般也上不了台。

  我出身还行,我爸爸妈妈是东到了,在中东铁当邮差,后来日本人来了之后,就变成了城市贫民。但我爱人家祖祖辈辈都是地主,所以他不演出,我也跟着不演出了。

  界面文娱:我看后来您又出演了《年轮》里边王小嵩的母亲。

  :其实在这之前我也演过。那时候没有长篇的电视剧,都是两集、四集,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演了,尤其是《与爱情》。那是第一次到话剧院。当时家家户户很少有电视,电视更是第一次听说。那是第一部,后来长篇的就是《年轮》。

  界面文娱:当时是怎么得到这个角色的?

  :因为导演以前跟我还有我爱人都合作过,所以关系比较熟悉。他也知道这里面王小嵩的妈妈挺接近我的。那时候我在舞台上演重头戏了,能够担得起这个角色,所以就选择了我。

  我还挺幸运的,演了那个戏之后特别火,走到哪儿都是王小嵩。那时候的知青到现在也都60多岁了,见了我还那么亲。我只要一回,他们在大街上,或者在松花江畔碰见我,还跟我合影,喊我王小嵩的妈。

  界面文娱:您应该算是最早一批进入电视剧行业的人吧。

  :还是挺早的,作为话剧演员来讲还是挺早的。

  界面文娱:您有感觉当时的电视剧行业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?

  :说句心里话,当时还没市场。在我的心里,电视剧就是比话剧能够更广泛地接触观众,心里头还是受着那时候的教育,为服务。现在都市场了,我们那时候拍戏从来不谈钱的问题,有的时候就给点补助费,一块3毛钱。因为那时候一个月就挣42块5,挣了17年,你想想。

  界面文娱:42块5还挺多的。

  :那时候挺多的,但还没有表演挣钱那个概念。我要拍个剧你得给我多少钱,我要演一出舞台戏你给我多少钱,没有这个概念。不像现整个市场经济了,也给演员付劳动钱。但是我还是不太喜欢,我这个人就是从来不讲价钱,你觉得合适就可以了。

  界面文娱:您是喜欢演戏吗?所以就不在乎了。

  :因为我16岁就开始演戏了,只要你请到我,觉得我合适,导演又认可,我都接着。

  界面文娱:在镜头前演出,相比在舞台上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吗?

  :在舞台上是绝对的严谨,一句台词错了接不上,观众可真是听得清看得清的,而且你要保持高度紧张。电视剧就特松弛了,你错了一下,再重来一条,所以就特别轻松。拍电视剧吧,不能说像玩一样,但是感觉挺轻松的,作为我们舞台演员来说太轻松了,话剧演员功底还是比较深的。

  界面文娱:我看到演完《年轮》之后,大概一直到2005年都没有演影视剧了,这段时间是回到舞台去了是吗?

  :一个是还着舞台的演出,另外那时候的电视剧不像现在都是全国放映,顶多在,所以观众也不太熟悉。那时候也拍了不少,比如《杨靖宇将军》、《双枪老太婆》,但是都没有像《年轮》那么轰动,因为这两年拍的戏几乎是不断地在播放。

  界面文娱:最近我们比较熟悉的,还是您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里边那个角色,那个角色跟您的差距特别特别大。

  :这样的戏太少了。原先是40集剧本,我30集出来,现在好像剪到了70多集,我快60集才出来,没接着追剧的恐怕看不到我。

  界面文娱:当时在剧组里边是怎么样的?

  :我接到本子之后,当天到,第二天就开拍了,而且上场就是十多页纸,一大场戏。对词的时候,他们都带着本,因为他们年轻人都习惯于拿本对词,我没有那个习惯,所以我就不拿本。他们觉得这老太太还挺奇怪的,怎么不拿本,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,一个人一个方法。一大场戏拍完之后,他们很惊奇,尤其外边的群众演员。我一出来之后,他们都惊呼,老太太太不容易了,背得那么熟。

  界面文娱:全背下来了吗?

  :全背下来了,没有打过磕,而且情绪什么的话剧演员都有基础。因为舞台戏都是整个一场演完,接茬对缝都是连贯的。不像镜头,拍一个镜头之后,下一个镜头,也可能是下一集的镜头,不在一个场景。舞台不行,就这么大个地方,你从头至尾两个小时演完,所以接茬、对缝、情绪,你都得从零开始,所以我就习惯了。

  界面文娱:现在遇到的年轻演员,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?

  :我刚在河南拍完一部反映老龄化问题的戏,有几个男女一都是年轻的,演我孙子。以前我对年轻人印象不是很深,拍完戏各走各的,有的客气点,叫声奶奶。这里面一个迟帅,一个傅晶,这两个演员没有现在那种腕的范,特别平易近人。尤其是对我们老人特别尊重,在现场演戏都是有商有量的。

  有的时候,他们还告诉照明师光应该怎么打。我就觉得人家特别敬业,懂得特别多,而且还尊重对手演员,尊重演职人员。做到这点太不容易了,到现在有时候我们还发个微信什么的,挺好的。

  界面文娱:奶奶有遇到那种您不太理解的年轻演员吗?咱不说名字。

  :也有,比如自己把自己抬得很高。其实在剧组,大伙看你不是看这个,是看演戏的真功夫。我主张要尊重导演,尊重作家写的剧本,尊重对手戏和所有演职人员,包括场工,干活的。

  但是有些也都是经纪给捧的,打着伞,拿着包,拿着椅子,甚至上厕所都给拿一张纸,我真的。咱又不能说人家不好,顶多说我年龄大了,我不习惯人家照顾我。所以我对他们也不是说反感,我不做就是了。

  界面文娱:有些片场条件还挺艰苦的,有想过什么时候休息吗?

  :你想想了60年了,什么艰苦的没遇到过。这个戏在农村,或者在比较艰苦的地方,或者住的条件差一些,吃的差一些,我都能接受。我这个人一个是不挑吃,一个是不挑住,当然了,现在因为年龄也大了,都挺照顾我的,住的都是五星级宾馆,吃的都是特餐。但是本身我并不挑剔这些,因为干这个事业都不容易,怎么安排怎么来。

  我是这么想的,只要我记忆力还好,身体还能承受得了,我都要接戏。在我这没有说我累了,我要歇一会儿,或者这个戏太多、太累,我不接,我还没有到这个份上。

原文标题:娱乐新闻《别告诉她》:从“小猫”到“猫奶奶” 网址:http://www.nikoncoolpixp500price.com/yulexinwen/2020/0214/19126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白日做梦资讯网 www.nikoncoolpixp500price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